当前位置:网站首页资讯动态庞培和凯撒的兵力相比 谁的更加强大一些
庞培和凯撒的兵力相比 谁的更加强大一些

舍弃了意大利之后的庞培,对马赛和西班牙的支援也很消极,在希腊地盘上迎战恺撒的准备工作却毫不懈怠地不断进行着。

首先,他从意大利带走了5个军团共3万名重装步兵。如果是恺撒,当兵团人数不足时,只要军团建制还在,他就不会急于补充人员,也不会将两个军团合并为一个。而庞培在这方面非常“务实”。他手下的一个军团,必定要有6000名士兵的定额。

此外,他还集结了由罗马市民兵组成的四个军团,其中一个军团是驻守奇里乞亚的老兵,是由两个残缺不全的军团合成的一个军团。这个军团庞培称之为“双胞胎”军团。另一个军团是从罗马行省克里特岛和马其顿两个地方集结的士兵编成的。剩下的两个军团,是公元前49年的执政官雷托鲁斯以现任执政官的身份在意大利编成的军团。根据庞培的规则,他将以亚得里亚海上俘虏的恺撒方的9000名高卢兵为基础的非罗马市民兵,以及东地中海全境范围内招募的士兵,也都混编入罗马市民兵当中,以凑满军团规定的编制。

这样,一共就有了9个军团54万名士兵,还有庞培的岳父梅特鲁斯·西庇阿率领的在叙利亚编成的2个军团。如果加上这个的话,仅重装步兵一项,庞培军就达到了11个军团66万人。

军团里除了军团兵之外,还有由于职能不同另行编制的轻装步兵。庞培军的轻装步兵队,克里特、斯巴达、本都,以及从叙利亚来的3000名弓箭兵和1200名投石兵,一起编进了部队,共计4200人。

此外还有7000名骑兵。在东方,骑兵都是社会地位很高的人才能服的兵役。庞培手中的骑兵团,出现了从格拉提亚的领主到庞培在东方的 clientes家族总动员的盛况。领主们即使自己不参加,也会让儿子们参战。

从陆上的实力对比来看,恺撒这边绝对处于不利地位。

首先,虽然率领了10个军团参加此次的决战,但是他从没有在《内战记》中写出准确的数字。因此我们只有根据他记述的内容来推测了。不管怎样算,他一个军团的人数都没有庞培方的6000人多,平均算起来,大概只有2500人。人员锐减至此的原因,恺撒也在书中记述了。

八年高卢战役和马赛、西班牙两次战役减员,以及在各大战役的往返中途损耗,加上意大利南部布林迪西地区秋季的气候反常,都是军团兵大量减员的原因。但是减员的总数和战死、病死的人数并不相符。因为伤员和病人等已经不能继续服役的人,恺撒已经命令他们或者返乡,或者留在本国待命了。另外,从12月22日抵达布林迪西,到1月4日率军出港,这期间恺撒为了决战而进行了士兵筛选。正如上文所说,他选拔出来的精兵强将,一个兵团平均只剩2500人了。

这些事情完成后,恺撒手下的重装步兵有10个军团共2.5万人。轻装步兵数量不明,应该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兵力。此外,恺撒视若子犊的1300名骑兵,是从高卢和日耳曼出身的人当中选出来、由恺撒亲自加以训练的。军团兵这边,几乎全部战斗力的二分之一,都是高卢战役时开始就在恺撒指挥下战斗的老底子。

恺撒并不是在所有方面都认同“精锐论”。他维持手中的西地中海海域的各行省,至少需要10个军团以上的兵力。因此,他主张“精锐论”,很大程度上是想确保军粮供应,令自己不用为此劳力费心。这是一个有利点。对要在庞培的地盘上进行这场希腊战争的恺撒来说,这个有利点是不容忽视、必须要考虑到的。接着,我们再来比较一下双方的陆战指挥班底。

庞培方的总司令当然是57岁的庞培自己。这个人的组织能力和战略才能,到目前为止都是被评为第一名的。当然,他手下的副将是梅特鲁斯·西庇阿,这个人既是庞培的岳父,也在公元前52年和女婿庞培一道出任过执政官,虽然是副将,但是从他受到的待遇来看,简直就是和庞培并列的总司令。庞培是以这样的礼数对待他的,他自己本人也是这样行事的。

在这两人之下的是亚弗拉尼乌斯和佩托雷乌斯,两个从西班牙战线打了败仗回来的人。他们在被恺撒释放后,跑到希腊和庞培会合了。另外,科菲尼昂战役里被恺撒打败的阿赫诺巴尔布斯也是“战败被俘一释放一会合”俱乐部里的员。因为在科菲尼昂战役之后,他根据庞培的指示又出任了马赛保卫战的总指挥,但仍然在两次海战中再一次败给恺撒的下属将领德奇姆斯布鲁图。此后他对马赛的命运不再抱幻想,返回希腊和庞培会合。

从根本上来看,在庞培派中事实上担任副将的,是在八年高卢战役期间担任恺撒副将的拉比埃努斯。他熟知恺撒的战略战术,而且一直以来都战斗在指挥最前线。这两点加深了庞培对他的依赖。

此外,公元前49年的执政官马尔凯鲁斯、雷托鲁斯,以及小加图等反恺撒派的元老院议员们也在将领的名单中。跟随庞培舍弃意大利的元老院议员有200多人,都可以在希腊召开元老院大会了。但是,几经犹豫之后又追随庞培来到希腊的,包括西塞罗在内的这些人,在军事上并不能得到庞培的重视,他们也自知没有这方面的才能。但是作为社会地位崇高的人士,他们也不愿放弃作战会议的出席权。这也就是一群只会嘴上吵吵的人。

这些人当中,有一位自愿奔赴前线参战的36岁的马库斯·布鲁图显得有些与众不同。此人以后会相当有名。布鲁图8岁那年,父亲就被庞培杀害了。父亲之死使他恨庞培恨了很久。但是此时他决定来到希腊,是为了反对恺撒打倒“元老院体制”。因为他相信,元老院主导的寡头政治,也就是现在的政体,是罗马国家应当遵循的政体。这个布鲁图虽然在庞培的阵营里待着,但是从不与庞培说话。庞培也对这个毫无军事经验、整日阴沉着脸的男子置若罔闻。

在恺撒从首都出发前,布鲁图的母亲就拜托恺撒保护跟随庞培走掉的儿子。布鲁图的母亲是恺撒以前的情人,所以恺撒不会不理的。布鲁图的母亲塞维利娅,是恺撒一生挚爱的女子。这个女子的委托,恺撒从内心绝不会辜负。可能布鲁图以为跟着庞培走了,就能摆脱自己是恺撒情人儿子的不光彩命运。但是不管到哪里,他都要回到原点面对这个现实。

终于可以看到和庞培决战的恺撒方的指挥官的面孔了。除了总司令是恺撒外,和星光熠熠的庞培方比起来,这边的阵容显得非常寒酸。除了公元前53年的执政官多米提乌斯·卡尔维努斯一人和恺撒是同时代的将领外,其他的将领,从33岁的安东尼开始,大多都是些经验不足的年轻将领,这就是现实。高卢战役时期的军团长库拉斯因为被选出担任大法务官,和托雷波尼鸟斯一起留在男马统治本土,德奇姆斯·布鲁图出任行省总督到法国南部赴任去了,不能一同詢往希腊。因为库里奥战死北非,恺撒也不放心将一方军队只交给多拉贝拉一人。在这样的状况下,恺撒任命多米提乌斯为第一副将,小安东尼为第二副将。这两人都是骁勇善战之辈。当然,这个骁勇善战,也是有忠实地执行恺撒思想战略的成分在内的。世上的事经常有正和反两面,相比于思考的“头”和出主意的“口都很多的庞培方,恺撒这边所有的思考和意见都集中在恺撒一人手中。

虽然可以成为幕僚的人寥寥可数,但是恺撒任命以百人队队长为代表的将领担任中间指挥层,无论在数量还是质量上,都要压倒庞培方。从很久以前开始,罗马军团的主力就是百人队,将这个传统活用到巅峰的正是恺撒。从名字来推测,这些人都是出生于平民的阶层。恺撒相信他们的实力,给了他们莫大的自信。他们被升任为原本仅由贵族和元老院阶级出身才能担当的军团长和大队长,也同时萌生了担负起军团支柱的自觉心和责任感。这就是人们所说的:“士为知己者死。”百人队队长们对恺撒的忠诚之心,是连一丝乌云也看不到的。和这些百人队队长同寝同食的普通土兵们,跟自己的队长也是同心同德,同甘共苦。虽然有些迫不得已,但这正是恺撒采用精兵模式与庞培战斗的自信来源。话虽如此,战争并不是只是依靠意志和气概的战斗。战争的决定要素中,首屈一指的,无论如何都是土兵的数量和素质。如果说数量的话,那么庞培方肯定是具有压倒性的优势,但如果从质量上看,两方的情况正好颠倒了。因此,两个在数量和质量上各擅胜场的综合体的战斗力比较,是没办法简单给出答案的。恺撒这边的10个军团2.5万名重装步兵中,现役的老兵占到了一半。第八、第九、第十、第十一、第十二这5个军团,都是从高卢战役第一年开始就追随恺撒的。对恺撒而言,他是率领着嫡系部队亲临决战。

庞培方的老兵也不少。但问题是,老兵也有两种:一种是自始至终都在战场上的现役兵;另一种是年龄上虽然已是老兵,但是战斗经验已经撂下了好多年的所谓老手。

庞培方的老兵,只有从意大利带来的两个军团属于前一种,这两个军团是以出兵叙利亚为名,从恺撒手中收走的两个军团。从公元前53年到公元前50年的四年期间,这些老兵跟随在恺撒身边积累了许多战斗经验。除这两个军团以外的庞培军中的老兵们,都是些东地中海海域各行省的防卫兵。他们因为庞培称霸了东方后过上了和平的日子。简言之,自从庞培称霸东方以后,从公元前63年开始的15年间都没有一个真正战斗过的老兵。越是新经过战火洗礼的战士,就越是强悍。庞培也知道这一点。在恺撒取得西地中海海域期间,庞培率领他的士兵们前往希腊中部的色萨利进行了军事训练。然而不管怎么说,除了这两个军团以外,他的兵力也还都是从各地凑合而成的。没有面面俱到的训练,就无法形成真正的战斗力。

提到海上战斗力,我们会发现将双方实力拿到一起对比是毫无意义的。庞培从东地中海全域搜集了600艘船。和他相比,恺撒连保证运送25万名步兵和1300名骑兵的船只都没有,他为此不得不分两批运送。这样算来,他应该充其量只有100艘船。在无可奈何地目送庞培出港远遁之后,恺撒在9个月前就下令建造船队。但是受命造出来的船里头,有40艘已经在小安东尼和多拉贝拉夺取亚得里亚海制海权时损失掉了。不过,庞培军队也不会为了阻止恺撒军渡过亚得里亚海而动用全部的600艘船。另外,港口也仅能容下150艘船。

即使夺取地中海制海权犹如梦一般遥远,恺撒除了考虑如何渡过亚得里亚海之外,也再没有别的办法了。而此时庞培则认为,只需150艘船就足够阻止恺撒渡海了。

战争因而转移到了经济问题上。在双方战争费用的比较方面,庞培仍然占了压倒性的优势

不能忘记的是,公元前49年这一年的两位现任执政官正是庞培的人,而且他还拥有足够召开元老院会议的元老院议员。但是,根据发布“元老院最终劝告”的戒严命令,庞培还被赋予了以军事力量全权收拾事情残局的权力。这一年的正统政府,不是在意大利,而是在希腊。无论是向罗马行省征税还是向同盟国提出兵力支援的要求,权力都掌握在庞培手上。庞培并不是单纯地收拾残局。他通过成功肃清海盜,使得地中海的全部海港城市都成为了他的 clientes,此后又继续称霸了东方。那些成为了罗马行省的地方自不用说,还有一些承认罗马霸权后的同盟国都与庞培建立起了 clientes的关系。而且这些东地中海行省的经力远远超过西地中海领域。如果从地域来说的话,它相当于高卢、小亚细亚、银利亚三者相加之总和。从那些地方收取的行省税,恺撒只有区区4000万第纳尔庞培则有2亿。舍弃意大利之后的庞培,将东地中海全部的行省税都握在了自己手中。因为有正统政府之名,所以他这样做在法律上是不存在问题的。庞培慌忙从首都逃遁时,也许在神殿内国库的大部分都没来得及带出一也有可能一点都没有拿走。但是由于政府的正统性以及庞培个人的权威,庞培方的战争经费仍然非常充裕。就连那个小气的西塞罗,去投靠阵营时都带去了100万第纳尔,可见光是各方捐献数目就已经相当惊人了。

庞培用这笔钱在希腊买了大量的粮食储藏起来。无论是购买兵器、添置装备,还是支付军饷,他都完全不觉得有负担。从一开始,庞培和众元老院议员的生活水准,就和在首都时不相上下。但有一点不同,那就是他将妻子和未满服兵役年纪的儿子都放在了莱斯博斯岛避难,因此处于分居两地的境地。

另外,庞培方资金的充裕是与负责收税的税吏分不开的。在庞培和恺撒的斗争中,税吏都站在庞培一边,保证了资金的流入。税吏和放贷者这类罗马社会的金融人员,对恺撒在高卢和西班牙全境实行的税制改革产生了危机感。税制改革一旦实施,就不能随意地进行操作了,他们的甜头就会减少。此外,恺撒还规定了利息的上限。从金融方面来看,庞培所代表的体制是自由经济派或者说是市场经济派。恺撒将出任公元前48年执政官,他所代表的政府即将成为正统政府。但是,这仅是得到了法律上的承认而已。如果他无法从事实上得到,那么他还是得不到。另外,他手中的地域都是经济欠发达的区域。虽然西地中海的意大利地区经济力量较强,但如果对那里的居民实行重税的话,恐怕就连他们都有追随庞培的危险。如果资金不足,又无法从敌人现居地区获得军粮补给的话,形势就对恺撒越来越不利了。

新北区罗溪笑对人生园林绿化服务部  电脑版  手机版  新北区罗溪镇鸦鹊村委道士庄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