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资讯动态古罗马统帅庞培:他以绝无仅有地连受三次凯旋欢迎而著称于世
古罗马统帅庞培:他以绝无仅有地连受三次凯旋欢迎而著称于世

在古罗马群星灿烂的军事将领中,他以绝无仅有地连受三次凯旋欢迎而著称于世;他曾以长年对外东征西讨,屡建奇功而功盖罗马;他又以“罗马前三头同盟”之一而权倾一时;然而他最后以败于恺撒之手而抱恨九泉。这位富有传奇色彩者,就是后人很难以其成败而论的英雄——古罗马统帅庞培(Gnaeus Pompeius Magnus)。

庞培出生在罗马的一个贵族家庭,父亲尼阿斯·庞培是一位杰出的罗马统帅。受其家庭熏陶,庞培从小就爱习武,并随父参加征战。公元前87年,庞培的父亲在罗马内战中遭雷击身亡。年仅20岁,从未担任过任何高级官职的庞培利用老庞培的声望,先后招募了3个军团的兵力,作为投靠贵族派首领苏拉的资本,并协助苏拉击败了马略。为此,庞培深受苏拉的赏识和重用。苏拉不仅对庞培委以军事要职,而且后来还把自己的女儿许配给庞培作妻子。

公元前82年,苏拉派庞培进军西西里和北部非洲,征讨马略残部。庞培先是挥师肃清了马略派在西西里的残余势力,继而又挥师转战北非。在北非作战中,庞培作为罗马远征军的最高指挥官,善用谋略,决策果断。他利用当地恶劣气候采用袭击战术,仅用40天时间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占领了整个北非,肃清了那里的马略党人残部,并恢复了罗马官方对努米底亚王国的控制。

庞培率部首次远征北非就大获全胜,这不能不引起苏拉对这个锋芒毕露的女婿的戒备。苏拉命令庞培就地解散军队,交出兵权。但年轻气盛的庞培不仅拒绝执行岳父苏拉的指令,反而率领全副武装的远征军浩浩荡荡地回到罗马城郊。依仗远征西西里和北非的显赫战功,这位26岁的年轻骑士尽管没有达到接受凯旋欢迎仪式的罗马法定年龄和等级(按罗马人的传统习惯,即使战功卓著,也必须达到35岁和具有元老贵族等级的人,才有权享受罗马的凯旋欢迎仪式),却公然要求罗马统治者为他举行凯旋仪式。当苏拉警告庞培不得违背法律时,庞培针锋相对地嘲笑道:“崇拜旭。日的人肯定要比留恋夕阳的人多2”坚持非举行凯旋仪式不可。‘年迈的苏拉面对年轻气盛的庞培大兵压境之要挟,破例为庞培举行了凯旋仪式。庞培少年得志,受到凯旋仪式的额外大礼,他顶着“伟大”的桂冠,从此名声鹊起。

公元前80年,盘踞西班牙的马略余党昆塔斯·塞多留,以西班牙总督的身份,煽动西班牙人掀起反罗马运动。执政的苏拉派名将梅特卢斯率罗马大军前去征讨,数年未果。苏拉死后,随着西班牙反罗马势力的增大,罗马元老院惊恐万状,授予重兵在握的庞培以西班牙总督要职,让他率部远征西班牙。

公元前75年,庞培率部穿越阿尔卑斯山刚进入西班牙,塞多留的军队就给了庞培远征军以当头一棒,把庞培劫掠粮食的一整个军团的兵力连同运输队伍一举歼灭。紧接着,塞多留又在庞培远征军的眼皮底下劫掠并毁灭了被罗马人占据的一个军事重镇。

公元前74年春季,庞培远征军联合先前派到西班牙的梅特卢斯远征军,在苏克罗镇附近同塞多留和柏彭那的联军进行了一场混战。交战双方伤亡都很惨重。最后,梅特卢斯击溃了柏彭那部,塞多留大败庞培远征军。庞培自己腿部受重伤,差点儿当了俘虏,好在被部下拼死相救,得以逃生。此后不久,在塞恭提亚战斗中,庞培远征军再次在塞多留面前吃了败仗,庞培方面损失了6000人,而塞多留方面则不过损失3000余入。

同年夏季,庞培远征军得到了从罗马本土远道而来的两个军团兵力的补充,再次迎战塞多留部队,但双方各有胜负,罗马军队在短期内根本无法从西班牙征战中解脱出来。

公元前73年一前72年间,由于塞多留军发生内乱,许多士兵叛降,塞多留控制的许多市镇在庞培远征军的进攻下纷纷归附罗马方面。尤其是由于公元前72年帕彭那为夺兵权谋杀了主帅塞多留,彻底动摇了反罗马势力的军心,这样,庞培轻而易举地最终战胜了柏彭那,肃清了西班牙的反罗马军事势力,结束了一直令罗马统治者惊恐不安的西班牙战争。然而,正如古罗马史学家阿庇安所指出的那样,西班牙战争因塞多留的死亡终结,如果塞多留不死,这场战争是不会结束得那么快或者这样容易的。事实上庞培远征西班牙的胜利主要也是因敌军内乱而侥幸取胜的。

公元前71年,庞培率军班师罗马本土,适逢罗马统治者在国内组织围剿斯巴达克起义,于是庞培又协助克拉苏参与了镇压斯巴达克奴隶起义。这样,庞培受到罗马元老院对他的第二次凯旋欢迎。清剿海盗 所向披靡

庞培从西班牙凯旋归来,随之爬上了罗马执政官的高位。执政官期满卸任后,庞培不甘居人之下,在罗马静待时机,以便东山再起。

此时适逢地中海地区秩序混乱,海盗活动猖撅。成群结队的海盗驾驶快船,横行海上抢劫过往民船,攻掠沿海市镇,甚至在光天化日之下劫持了两名罗马大法官。由于海盗泛滥,使罗马人深受商旅断绝和粮荒之苦。罗马元老院曾几次发兵清剿,都劳而无功。海盗们却乘着打败清剿军的胜势,又在西西里沿岸打败了西西里总督的军队。海盗问题一时成了罗马元老们的心头之思。为此,罗马元老院不得不把清剿海盗的重任交给庞培,并授权庞培在各行省募集军队,船只和征收军费。

公元前67年,庞培统领12万步兵,4000骑兵和270条战船,开始对地中海海盗的大规模围剿。起初,由于海盗们经验丰富,行动神出鬼没,剿匪部队总是被海盗们在地中海牵着鼻子走,东奔西颠,顾此失彼,剿匪行动收效甚微。庞培吸取教训,以其特有的军事谋略,把偌大个地中海划分成25个网状海区,每海区配有专门部队和舰只,每个海区由一名元老等级的将军统领,专管肃清本海区内的海盗。庞培自己则像王中之王,时而巡视,时而坐镇,牢牢地控制着地中海剿匪的全局。

庞培在偌大个地中海实行分而治之的剿匪战略,无异于在地中海布下了天罗地网,使海盗们失去了游弋和藏身之地。再加上庞培在对海盗们实行武力镇压的同时,还实行招降纳叛政策,如此这般,庞培仅用了半年时间,就基本上完成了元老院规定3年完成剿匪的任务。捣毁海盗据点120多个,剿杀海盗1万多人,俘获贼船800余条。随着海盗的剿灭,罗马人重新控制并稳定了地中海的局势。神速剿灭地中海海盗的重大作为,充分展示了庞培的军事指挥才能,庞培在罗马的声望再一次扩大。

由于迅速地取得了肃清地中海海盗的胜利,罗马元老院倍加器重庞培的军事才能;当他还在地中海的西利西亚的时候,就推选他为指挥对小亚细亚本都王国战争的司令官。如同地中海剿匪一样,元老院授予庞培与东方(亚洲)国家宣战或婿和;宣布某些民族为朋友或敌人;指挥意大利本土以外的所有罗马军队的极大权力。

庞培在攻掠东方国家的战争中,也确实不辱使命,再次显示了其高超的军事指挥才能。用了不到三年时间,庞培就攻占了本部王国全境,为罗马新增加了一个比提尼亚和本都行省。就连多年来强悍难驯的本都国王米特拉达梯本人也被庞培追剿得走投无路,自杀身亡。本都国覆灭消除了罗马帝国40多年来的东方大隐患。

征服本都王国后、庞培趁热打铁,又顺势挥师向南,进一步吞并了叙利亚、排尼基和犹太王国(巴勒斯坦)等东方国家,由此又为罗马增加了一个包括犹太王国在内的叙利亚行省。至此,庞培对外扩张的气焰更是不可一世,他否认幼发拉底河是罗马疆界的极限,并欲以武力征服手段进一步把罗马版图扩展到了整个中亚地区。

公元前61年11月,在外多年的庞培远征军满载着攻掠东方的战利品返回罗马。为了庆祝攻掠东方国家的胜利,罗马元老院为庞培举行第三次凯旋欢迎仪式。至此庞培以东征西讨,屡建奇功的辉煌战绩,使自己在罗马的威望达到了顶峰。

庞培从东方凯旋而归,声名显赫,气势夺人。尽管庞培一回到意大利就按照惯例迅速复员了大批军人,以示自己对罗马的忠贞,但是罗马元老院的许多元老仍然疑忌庞培势力的倔起和威胁,真可谓“树大招风”。元老院既不批准庞培关于授予老兵土地的提议,也不批准庞培在东方所实行的给予保护国王公贵族和一些城市的自治政策,甚至连庞培应享受的凯旋仪式也拖到第2年9月才不得不举行,由此,庞培对元老院势力心怀着极大不满。

公元前60年,庞培与平民派领袖悄撒和克拉苏串通,支持俏撒竞选罗马执政官,由俏撤设法批准庞培所主张的老兵分有土地和东方政策议案,满足克拉苏主张的免税商在亚洲行省活动的政策。罗马三位要员在反对元老贵族派的前提下携手结成了罗马史上有名的“前三头同盟”。

公元前56年,庞培、克拉苏、凯撒互相配合,顺利地把凯撒推上了执政官的宝座凯撒信守前约,把庞培和克拉苏的政策议案提交元老院讨论。由于元老们的顽固抵制,庞培和克拉苏的政策议案未能得到元老院的批准,凯撒于是决定把庞培和克拉苏的政策议案提交公民大会决断。在庞培的煽动和策划下,召开公民大会那天,成千上万的庞培老兵云集罗马广场,暗藏刀刃,虎视耽耽。这样在武力要挟下,庞培和克拉苏的政策议案公决通过,从此“前三头同盟“垄断和操纵着罗马政权,元老院势力日见衰弱。

公元前58年,凯撒执政官任满改任高卢总督。凯撒通过武力征服了高卢全部,一方面建立5支强大的军队,另一方面也使自己的功名威望盖过了庞培,这显然对庞培在罗马的地位构成了很大的威胁。庞培对凯撒的嫉视油然而生,于是试图通过结交元老院来钳制凯撒的势力。后来为缓和矛盾,庞培、凯撒、克拉苏“三头”于公元前56年在伊待鲁里亚的一个名叫路卡的地方,再次结成君子同盟,支持庞培和克拉苏出任执政官,卸任后分别担任西班牙总督和叙利亚总督,支持悄撤在高卢的任期再延长5年,任期满后回罗马任执政官。

公元前55年三头协议如愿以偿。但不久,克拉苏在对叙利亚的征战中兵败阵亡,庞培乘机派自己的副帅前去治理西班牙,庞培同俏撤之间的权力之争加剧了。

庞培为了对付势力日益强大的凯撒,不惜再度结交元老院。元老贵族派出于利用庞培控制凯撒的需要,也不惜违例封庞培为任期2个月的“无同僚执政官”。这样庞培实际上成了罗马的独裁者。庞培一旦大权在握,就把矛头直接指向凯撒,先是怂恿元老院削减乃至剥夺悄撤的兵权,继而指控陈兵意大利边境的凯撒为罗马的“公敌”,剥夺他的全部行省治理权。

但是,凯撒并非庸辈,他出其不意,不惜冒犯罗马传统禁令,毅然率领自己的部队于公元前49年1月10日越过高卢同意大利交界的卢鲁比肯,直逼罗马,把庞培打了个措手不及。庞培招架不住凯撒大军的攻势,只好放弃罗马,携执政官和大部分元老逃到希腊避难。凯撒在60余天时间里一举占领了整个意大利,稳定了罗马局势,紧跟着挥师西班牙,全歼庞培主力7个军团,占据了庞培苦心经营多年的西班牙基地。

庞培虽然失去了包括意大利本土在内的罗马帝国西部,但他仍然牢牢控制着以希腊为依托的罗马帝国东半部辽阔地域。经过一年时间的喘息,庞培已招募到11个军团和大量由亚洲人组成的辅助部队,凭着装备完整的600艘战舰,庞培完全控制着亚得里亚海的制海权。公元前48年1月7日,凯撒率7个军团偷渡亚得里亚海,连下北希腊两座城市,然后奔袭庞培军的后勤补给基地都拉斯。然而庞培采取疲敌战略,在都拉斯与俏撤僵持,两次挫败凯撒军队的进攻。但是庞培优柔寡断,贻误反攻时机,凯撒及其残部免遭彻底覆灭。

庞培在都拉斯击败凯撒后,本来计划采取迂回行动,夺回意大利本土,使凯撒失去后方基地。当他得知凯撒率余部从都拉斯南下希腊的帖萨利亚地区后,决定改变回师意大利的战略,率领主力逼迫凯撒到帖萨利亚,并于公元前48年8月9日在法萨罗城郊同凯撒的部队展开了一场大决战。

法萨罗决战中,凯撒的军队大约只有2.2万余人,而庞培的军队则有4.5万多人,在兵力数量上占有绝对优势。然而正是这种兵力数量的绝对优势和都拉斯的两次胜仗,使得庞培及其部属忘乎所以。结果,比对手多出一倍多的庞培大军,被凯撒“置之死地而后生”战略及埋伏战术打败,几乎全军覆没。庞培自己极度沮丧。狼狈逃离战场。

法萨罗之战的一败涂地给庞培以致命的打击,庞培及其少数亲信虽然死里逃生,但已在希腊和意大利各地没有立足之池。思前想后,只好奇希望于去罗马的保护国埃及避难,以便今后东山再起。在一些家人和朋友的陪同下,庞培从希腊海边乘船逃奔埃及而去。但是还没等庞培一行上岸,埃及国王托勒密十二世为讨好凯撒指使部下乱刀把庞培砍死。一代名将,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成了异邦君主的刀下鬼。

三日后,凯撒追踪庞培到了埃及,得知庞培已被埃及国王派人所杀,不由得流下了既欣慰又感伤的泪水。他以庞培被杀为借口,推翻了埃及国王托勒密的统治,在埃及为昔日盟友庞培举行了隆重的葬礼。事后,为了政治上的需要,他又特意命人用大理石雕刻了一座庞培时塑像,长期存放于罗马元老院大厅内供人瞻仰。

庞培,一个奴隶主利益代表者,在征战非洲、亚洲和地中海的军事战场上,显示丁一代古罗马名将的谋略和风采。如果我们不是简单以善恶与成败论英雄的话,那么庞培其人在西方古代军事史上的地位、作用和影响是值得回味的。

新北区罗溪笑对人生园林绿化服务部  电脑版  手机版  新北区罗溪镇鸦鹊村委道士庄14号